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航者 > 領航人物

劉旭東:給膠州灣海底生物拍“寫真”

2019-11-11 09:58:25 來源: 中國環境報 作者:
摘要:一間實驗室,一臺體視鏡,這就是山東省青島生態環境監測中心海洋與生態監測科工程師劉旭東的工作環境。

  原標題:劉旭東:給膠州灣海底生物拍“寫真”

、.jpg

  劉旭東正在鑒定膠州灣海洋底棲生物。

  一間實驗室,一臺體視鏡,這就是山東省青島生態環境監測中心海洋與生態監測科工程師劉旭東的工作環境。5年的時間,劉旭東監測膠州灣海域200多種底棲動物,拍攝出近500張高清“寫真”。在微觀視角下,膠州灣底的生命形態有如奇幻大片,令人嘆為觀止。

  底棲動物,是指生活在海底,或者棲息在底泥中的動物群體。跟底棲動物打交道,是劉旭東工作的重要部分。

  “底棲動物是否能良好地繁衍生息、具有多樣性,直接反映了海洋環境的健康狀況。”1985年出生的劉旭東畢業于中國海洋大學,2013年,他走進了海洋與生態科的這間監測實驗室。

  來到實驗室沒多久,劉旭東在翻看一本名為《中國海產雙殼類圖志》時,被書中用彩色照片展示動物實體的形式深深吸引,而在此之前,他接觸過的所有書籍和資料,全部是黑白的手繪圖。劉旭東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也可以給底棲動物拍寫真!”

  5年來,劉旭東監測了膠州灣及青島近岸海域的230余種底棲動物,拍攝了近500張高清“寫真”。2018年,他參與編制的《黃渤海常見底棲動物圖譜》出版,書內從93頁到124頁的100多張高清圖均是出自他手,“想法成為現實,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給底棲動物拍“寫真”,可不比給人拍輕松。跟隨劉旭東的腳步,筆者實際感受了這一過程。

  第一步,出海采樣。青島一年有3次采集任務,膠州灣有14個底棲生物監測點位,采樣時需要篩出動物活體裝瓶。到采樣點后,劉旭東熟練地使用輪滑設備,采樣底棲生物。采泥器通過絞車來控制“大嘴”張合,并不是很容易;當采泥器“咬住”底泥拉上來時,因為重量及船只搖晃的原因,經常“咕咚”一聲撞到木船上。劉旭東說,干這個活只能用木船,若是撞在玻璃鋼一類的船體上,采泥器就會產生破損。要取夠0.2平方米的底泥,采泥器要取4次。“這4次采的泥很沉,沒辦法帶回實驗室,所以只能在現場處理。”劉旭東邊說邊手持水管,將堆在鐵篩子里的底泥一點點沖跑。長時間沖洗使劉旭東的雙手被泡的發白,但劉旭東說,比起冬日刺骨的海風來說,這個季節的監測工作已經很舒適了。

  第二步,實驗室分揀。這是非常考驗眼力和耐力的一環。將各種樣品倒在白底托盤內,在高光燈的照射下,用鑷子仔細分揀。“有些很小的動物個體,只有1毫米大點兒,一般分揀40分鐘眼睛就受不了了,要停下來緩解一下視覺疲勞。”劉旭東表示,一個航次的樣品需要分揀2-3個小時。

  第三步,經過計數、稱重、鑒定之后,就是拍照。在給樣品進行計數、稱重、鑒定之后,就是拍照環節了。劉旭東給底棲動物拍“寫真”用的不是相機,而是實驗室專用的體視鏡。在體視鏡下,動物實體最大可以放大1000倍,并呈現3D立體效果。一只5毫米大小的鉤蝦,在體視鏡下其觸角、步足、尾節甚至復眼均可看得十分清晰。

  實際上,一張完美的底棲動物“寫真”,可遇而不可求。在劉旭東眼里,“完美”有兩種定義,一是動物的肢體完整,體態舒展,特征明顯,科學價值和欣賞價值兼具;二是發現生態健康指示良好的動物種類。

  “中阿曼吉蟲,這個名字有濃濃的埃及法老風,屬于海蛹的種類,黑色眼點帥極了”;“拍到了短角雙眼鉤蝦,號稱海底萬米都能存在的生物,厲害了”;“鐘馗蝦虎魚,一聽就屬于兇猛型的,來自沙子口潮間帶”;“跟針尖一樣大小的漣蟲,一直覺得是最美的”;“頭部看起來像小丑、大花臉,錫鱗蟲科強鱗蟲”……這是劉旭東的朋友圈,每當拍到“完美”的底棲動物“寫真”時,他都忍不住分享給大家觀看。

  劉旭東的老師曾告誡他,搞生物多樣性研究需要十足的耐心,要坐得住“冷板凳”。劉旭東記在了心里,在實驗室的椅子上一直坐到了今天。“我非常幸運,研究海洋動物是我的愛好,現在愛好成了工作,沉迷其中,其樂無窮。在老一輩海洋人的鼓舞和帶動下,我會繼續做好海洋生物監測工作,用自己的微薄之力繼續為青島海洋環境保護工作貢獻力量。”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白小姐透特 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