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海洋評論

中國海洋經濟發展趨勢及產業規劃

2019-11-04 11:14:23 來源: 前瞻網 作者:
摘要:海洋產業是人類在海洋、濱海地帶開發利用海洋資源和空間以發展海洋經濟的事業。

  原標題:中國海洋經濟發展趨勢及產業規劃思路

  海洋產業是人類在海洋、濱海地帶開發利用海洋資源和空間以發展海洋經濟的事業。這種活動具體分為五個方面:直接從海洋中獲取產品的生產和服務;直接對從海洋中獲取的產品所進行的一次性加工生產和服務;直接應用于海洋的產品生產和服務;利用海水或海洋空間作為生產過程的基本要素所進行的生產和服務;海洋科學研究、教育、技術等其他服務管理。

  海洋經濟是開發利用海洋的各類產業及相關經濟活動的總和。主要涉及的海洋產業及海洋相關產業包括海洋漁業、海洋船舶工業、海洋油氣業、海洋鹽業和鹽化工業、海洋工程裝備制造業、海洋藥物和生物制品業、海洋可再生能源業、海水利用業、海洋交通運輸業、海洋旅游業、海洋文化產業、涉海金融服務業、海洋公共服務業等。

  一、我國海洋經濟發展概述

  近年來,我國海洋經濟發展較為穩健,勢頭良好。從產出規模來開,以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三大經濟區為主力的海洋經濟產出規模呈現逐年增加趨勢;從產業結構來看,目前海洋三次產業結構初步實現三二一的格局,海洋新興產業發展前景不斷向好;從產業空間布局看,三大經濟區產業發展參差不齊,但海洋經濟發展單一、粗放的模式等發展中出現的問題成為各地區所共同面臨的問題;從國際空間格局看,沿海地區海洋經濟政策力度大、速度加快,我國海洋經濟和國際涉海企業競爭力都相對偏弱。

  1、海洋經濟總體運行情況

  2018年全國海洋生產總值83415億元,比上年增長6.7%,海洋生產總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9.3%。2009-2018年,我國海洋經濟生產總值由31964億元增至83415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6.73%左右,占GDP比重隨呈現出輕微的下降趨勢。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來,我國海洋經濟增速及占GDP比重均處于相對穩定的狀態,分別穩定在7%與9.5%左右,海洋經濟在經歷2004-2006及2010年前后的高速增長后,目前正保持與GDP相對同步的增速進入較為穩定的增長階段。

  2、海洋產業結構情況

  2018年,產業結構不斷優化,新興產業和新業態快速成長,海洋經濟的“引擎”作用持續發揮,推動國民經濟高質量發展。其中,海洋第一產業增加值3640億元,第二產業增加值30858億元,第三產業增加值48916億元,海洋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增加值占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分別為4.4%、37.0%和58.6%。

  自2009至2018的十年間,我國海洋經濟產業結構不斷經歷著動態演進與優化調整。目前我國海洋產業三二一結構基本成型,但二三產業之間差距較小,格局尚不穩定,有待進一步的調整。《中國海洋21世紀議程》中對海洋三次產業結構的目標設定為:2020年海洋第一二三產業實現2:3:5的比例結構,目前正積極向該目標結構調整。

  3、海洋經濟主要產業構成

  2018年,我國主要海洋產業保持穩步增長,全年實現增加值33609億元,比上年增長4.0%。其中,濱海旅游業占比最大,為47.8%,全年實現增加值16078億元,比上年增長8.3%,繼續保持較快增長。其次,占比較大的是海洋交通運輸業,為19.4%,全年實現增加值6522億元,比上年增長5.5%,總體處于穩定狀態。

  海洋船舶工業占比為3%,全年實現增加值997億元,比上年下降9.8%。受國際航運市場需求減弱和航運能力過剩的影響,造船完工量顯著減少,海洋船舶工業面臨較為嚴峻的形勢。

  總體而言濱海旅游業、海洋交通運輸業和海洋漁業作為海洋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其增加值占主要海洋產業增加值的比重分別為47.8%、19.4%和14.3%。海洋生物醫藥業、海洋電力業等新興產業增速領先,分別為9.6%、12.8%。

 

 4、區域海洋經濟發展情況

  2018年,北部海洋經濟圈海洋生產總值26219億元,比上年名義增長7.0%,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31.4%;東部海洋經濟圈海洋生產總值24261億元,比上年名義增長8.0%,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29.1%;南部海洋經濟圈海洋生產總值32934億元,比上年名義增長10.6%,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39.5%。

  在我國海洋經濟分布中,環渤海、珠三角、長三角地區構成我國主要海洋經濟分布區域,由各自的資源環境及經濟條件造成其海洋經濟規模上的差異,形成各自具有一定特色的主要海洋產業結構。

  5、海洋經濟相關政策

  近年來,圍繞著國家總體規劃的涉海部署,海洋領域出臺了海洋資源、海洋經濟、海洋科技、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及海洋防災減災等一系列專項規劃,這些涉海專項規劃明確了本領域發展的目標和任務,以支撐和滿足國家發展的重大需求。

  6、我國海洋經濟資源分析

  我國是海洋大國,擁有長達1.8萬多公里的海岸線,跨越了南海、東海、渤海等諸多海域;自然深水岸線400多公里,深水港址60多處,灘涂面積3.8萬平方公里,廣闊的海域面積和眾多的海島為我國發展海洋經濟提供了豐富的資源。

  在海洋生物資源方面,我國擁有海洋生物2萬多種,包括浮游生物、底棲生物、魚類、海草、紅樹植物、珊瑚等,其中海洋魚類3000多種。且我國瀕臨舟山、北部灣、黃渤海以及南海沿岸四大漁場,這些地區多數位于寒暖流交匯處,海水的數值膠東為海洋生物提供了豐富的餌料有有機質,為我國發展海洋漁業提供了得天獨厚的發展優勢。

  海洋礦產能源方面,海洋礦產資源包括石油、天然氣、金、銅、煤、硫、磷、石灰巖等礦產;化學資源包括海水中可直接提取的溴、鎂、鉀等化學元素;能源資源主要包括海上風電、潮汐發電、溫差發電等資源。其中海洋石油和天然氣資源量分別約240億噸和16萬億立方米,濱海砂礦資源儲量超過30億噸,海洋可再生能源理論蘊藏量6.3億千瓦,為海洋礦業、油氣業、海洋電力等產業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其中,截止2017年底,我國海洋石油累計探明技術可采儲量為124303.4萬噸,剩余技術可采儲量60878.2萬噸;海洋天然氣累計探明技術可采儲量為6649.4億立方米,剩余技術可采儲量5078.2億立方米。其中,渤海海區海洋石油資源最為豐富,占到總剩余技術可采儲量的75%以上;南海、東海海區天然氣資源較為豐富,分別占到目前剩余技術可采量的56%、33%左右。

  在濱海旅游資源方面,我國擁有長達32000公里的海岸線,其中包含14000公里的島嶼岸線,18000公里的大陸海岸線,橫跨38個緯度,地處熱帶、亞熱帶、溫帶三個氣候帶,礁石灘、灘涂、沙灘各種類型同時存在,資源豐富。但也需要關注到兩方面的限制因素:熱帶海濱的沙灘比較適合度假旅游開發,而我國的氣候深受季風影響,濱海和海島的冬季旅游項目開發面臨巨大的挑戰;加之我國的工業項目建設要占用大量的優質岸線。因此,在我國真正適合度假開發的海岸線是及其寶貴的資源,真正能夠全天候和全年開發的休閑岸線較少。

  7、海洋經濟發展中出現的問題

  1)海洋經濟發展模式亟須升級

  雖然我國海洋經濟的發展取得了很大進步,但長期以來的粗放式、掠奪式海洋資源開發和集約利用率低下的問題仍普遍存在。我國海洋經濟發展目前主要以資源開發型和勞動密集型為主,以高耗能和資源依賴型產業作為依托。漁業資源利用效率和效益低下,近海漁業資源枯竭,海洋捕撈作業監管缺失,海水養殖業污染過度,海產品深加工技術粗糙;濱海旅游業、交通運輸業等傳統海洋產業發展對自然海岸線的破壞非常嚴重;油氣資源勘探開采技術工藝低端,油氣資源的勘探規模有限、效率低、效益不高,污染嚴重。圍填海造陸生態系統破壞嚴重,生態承載力持續下降。

  2)海洋產業結構調整亟待優化

  我國海洋經濟基本形成了三二一的產業結構格局,2018南海洋產次結構為4.4:37:58.6,總體趨于合理化。但是我國目前的海洋產業結構仍舊不平衡,海洋服務業發展不足,新興海洋產業比重較低,海洋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緩慢,海洋科技轉化成生產力效率較低,對經濟發展的貢獻也相對較低;海洋產業的工業化水平仍處于初級階段,發展力不足,海洋產業的后向關聯效應十分明顯,而向前的關聯效應不顯著;沿海地區海洋產業結構既存在分化現象,也存在趨同現象,區域海洋產業結構聯動性較差,難以支持海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3)海洋經濟統計數據亟須完善

  我國海洋經濟數據統計開展時間不長,還存在較大的改善空間。海洋經濟統計數據分類還不細致;統計指標鮮有季度數據和月度數據;海洋經濟統計數據的時效性不強;重要部分的海洋經濟指標統計數據缺失;全國、省、市、縣等海洋經濟統計數據尚不統一。

  8、海洋經濟發展制約因素

  1)近海資源破壞和海洋污染嚴重

  《2017年中國海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雖然與上年相比有所好轉,我國近岸海域整體污染狀況仍不容樂觀,河流排污量大,局部海域初現較嚴重的污染。部分沿海省份不斷開始涉水工程建設、為促進國民經濟發展而建設諸多大型海上項目,大規模的圍海造田等,都對海洋生態環境造成惡劣影響,給鄰近海域造成巨大污染。近海生態環境大面積受損,生態系統遭到破壞。

  海洋生態環境的破壞不僅對沿海省份的居民生活造成影響,也嚴重制約了我國海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多片海域初現污染,各大漁場生態環境退化嚴重;受污染的海水中含有大量金屬元素,嚴重影響了我國海鹽的質量;海洋藥用生物資源環境惡化、藥用資源不足也對我國海洋生物制藥領域的發展造成影響。對海洋資源合理利用、科學利用,保證海洋資源的可持續性利用,維護海洋產業健康發展成為下一步發展的亟需關注的問題。

  2)近海海域資源匱乏枯竭

  海域資源的匱乏是由兩方面導致的,其一是市場導致,其二是認為破壞。以海洋漁業為例,我國近海海域海洋捕撈業非理性擴張,海水捕撈強度不斷加強,實際捕撈量遠大于最佳可捕撈量。捕撈船隊主要是小型漁船,捕撈范圍基本在近海區域,很大程度地破壞了近岸地區的可再生能力,且水產養殖網密度過大,加之養殖海域水質污染嚴重,海域生態環境的質量不斷降低,制約了海洋捕撈業在未來的可持續發展。

  3)相關人才結構及培養機制存在問題

  目前,我國海洋經濟領域的人才主要集中在臨港大工業、港口服務業和海洋漁業等領域,而在相對較高層次的航運金融、航運保險等高端海洋服務業的人才十分匱乏,與發達國家間有一定差距,亟須擴充這方面的海洋人才。

  而目前海洋經濟的人才培養計劃中,注重理論知識的學習掌握,但相對缺乏實際應用、技術創新和實踐方面的培養。加之目前我國海洋科研機構分布在高等院校中,因經費缺乏等原因,海洋科研力量閑置,導致海洋科研資源浪費,使科研成果難以轉化為實際生產力,無法實現產學研的協同進步。

  日本、美國等海洋強國十分注重海洋產學研的結合,并積極培養創新型人才。在這些國家的海洋人才培養體系中,大學、科研機構和相關企業都是重要的主體,他們之間相互合作,共同承擔培養緊缺的高層次創新型海洋科技人才的責任。

  因此,為了高效推進海洋經濟創新型人才的培養工作,我國應加緊產學研的結合,依托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為科技創新平臺,積極促進企業與科研院所的緊密合作,明確對重大海洋科技項目的目標要求,多方位共同管理,在技術和實踐中培養和聚集海洋科技高端人才。

  4)海洋科技創新能力不足

  現階段我國海洋科技水平仍難以滿足海洋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的需求。

  一方面,我國海洋產業科研經費投入不足。我國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尚處于初級階段,海洋生物醫藥、海水利用業、海洋電力等海洋新興產業對于發展資金、海洋科技的依賴程度較高,科研經費投入不足使我國海洋產業的科研力量落后于世界上其他主要國家。另一方面,我國海洋經濟自主研發能力較為薄弱,科技成果轉化率偏低。

  目前,國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門、沿海省份都有相應的涉海研究技術及資源,但地域上的分離與隸屬關系的分散,使海洋科技不能有效整合,科技力量無法集中。其一是部門沿海省份對海洋科技的發展缺少統一的指導規劃,導致其組織化程度不高,管理工作滯后。其二是海洋科技項目缺乏整體性和系統性。海洋科技項目的目標不夠長遠,技術開發往往限于局部而忽視整體性,應用研究也過于片面而缺乏全局性,這使海洋科技項目應有的集群效應大打折扣。

  9、海洋經濟未來發展趨勢

  1)海洋產業高端化

  海洋經濟高端化,一方面將表現為海洋產業向新興海洋產業傾斜,另一方面,則表現為海洋經濟各行業向各自產業鏈高端環節邁進。把“人才鏈+產業鏈+創新創業鏈”作為集聚創新資源的戰略基點,以海洋科技創新體系來支撐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

  新興海洋產業迅速成長,成為我國發展海洋經濟的戰略重點。新興海洋產業作為沿海省市經濟轉型升級的重點力量,未來幾年仍將保持迅速增長的態勢。經過產業化初期的迅速增長,新興海洋產業必將面臨要素驅動向技術驅動發展的新階段。以海洋工程裝備、海洋生物醫藥為代表的新興海洋產業,是未來海洋經濟新的增長點和關鍵點。隨著未來我國海洋經濟在政策層面的推動、海洋產業配套基礎的完善及在技術領域的不斷提升進步,也將帶動各新興海洋產業突破各自發展瓶頸。推動海洋工程裝備制造高端化、海洋生物醫藥與制品系列化、海水淡化與綜合利用規模化、海洋可再生能源利用技術工程化、推動海洋新材料適用化、海洋服務業多元化。

  海洋經濟向產業鏈高附加價值環節轉移。隨著我國近海漁業資源的枯竭,目前我國海洋漁業已進入到以海水養殖為主的階段,未來有進一步替代近海捕撈的趨勢,并隨著海水養殖規模的擴大,向水產品精深加工延伸。隨著技術提升及我國制造能力的不斷增強,以LNG船舶、海上風電關鍵零部件等為代表的高端制造也將隨著市場倒逼、研發投入的持續增強等大環境因素逐步實現國產化。

  2)海洋產業集群化

  海洋產業具有技術密集、關聯廣泛的特點,鏈條式、集群化發展能夠更好地產生規模效應,提高創新速度和資源利用效率,提升企業經營效益。

  海洋產業集群化發展,一方面,在沿海區域發展以產業園為主體的海洋經濟集群,另一方面,可以協調沿海地區海洋經濟產業,充分發揮各自特色,協調區域間的競爭合作關系,避免產業結構同質化。以產業園區為依托,積極培育產業鏈條,構建企業分工協作、協同發展的內部聯系,實現產業集群化發展,是海洋產業園區的發展方向。

  產業集群一旦形成,在產業增長速度、市場占有率和生產效率方面將產生較強的正面影響,形成產業競爭新優勢。一是產生集聚效應。具有共同生產要求的企業共享各種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資源,節約原料消耗和生產成本,加快新技術的推廣擴散。二是提高專業化水平,進而提高經營效率。集群內大中小企業集中在一起,共同構成一個環節完善、功能齊全的企業功能生態網絡,既有利于大企業內部分工的外部化,也有利于小企業的經營專業化,提高專業化效率。三是形成良好的競合關系。同類企業集聚在一起,市場信息相對透明,企業間既存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也便于開展各種形式的合作,強化區域核心競爭力。四是刺激企業創新行為。在特定的區域范圍內,集合涉海企業、科研機構、高校和中介服務組織,通過產業鏈、價值鏈和創新鏈聯結在一起,進行海洋科技研發、產業化等一系列活動和服務,通過相互學習和競爭,提高創新動力和創新效率。

  3)綠色低碳化

  隨著海洋生態環境問題日益突出,綠色海洋經濟發展理念已經成為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指導。如何實現由“藍色經濟”向“綠色經濟”平穩過渡,重要的是充分注重發展質量。

  在海洋管理角度,保障海洋經濟綠色可持續發展已經成為海洋的重要內容之一。未來將逐步實現區域內產業政策、環保政策、節能減排政策有效銜接,完善跨界污染防治的協調和處理機制,全面提升海陸兩大生態系統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在產業發展角度,培育綠色產業,把“調結構轉方式”作為提質增效的重要舉措,以現代海洋產業體系來引領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

  一是拓寬海洋綠色養殖空間,發展現代綠色海洋漁業。加大海洋漁業資源養護力度,發揮海洋牧場示范區的綜合效益和示范帶動作用。

  二是遵循綠色發展路徑,實施新興產業培育計劃。加快培育海洋生物醫藥、海洋高端裝備、海水綜合利用、海洋新能源等新興產業,推動海洋產業結構向中高端攀升,構建綠色海域經濟鏈,打造沿海綠色產業經濟帶。

  三是以低碳化為引領,構建“立體海洋”綠色發展新模式。通過構筑規模化、標準化的生態型和集約型海洋循環經濟示范企業和產業園區,集聚發展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海洋經濟向質量效益型轉變。四是發展現代海洋服務業,推進航運服務功能集聚區建設。完善金融服務、科技研發、行業中介等海洋公共服務平臺建設,整合海洋信息技術和資源,加快現代海洋服務業向集團化、網絡化、品牌化發展。

  4)海洋產業國際化

  海洋本來就是面向國際的。海洋是一個通道,它是全球化的一個邊界,也是一個平臺。所以,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要積極主動地參與產業鏈的全球分工協作,分享全球分工協作的好處。

  以船舶工業為例,近年來我國船企利用國際航運市場小幅上漲,新船市場持續活躍的契機,積極開拓市場。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出口船舶分別占全國造船完工量、新接訂單量、手持訂單量的92.9%、91.5%和90.8%。造船工業出口船舶的高占比、產業發展中不可避免的國際化趨勢都對我國制造業及產業鏈協作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5)海洋產業信息化與智能化

  “智慧海洋”建設事關重大戰略和國家利益,是實現中國海洋強國戰略的需要。作為國家信息化發展的重要方面,海洋信息化發展正步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隨著我國科技、經濟實力的增強,海洋信息化技術裝備得到快速發展,但相對于迫切的現實需求和產業發展,還有很大差距。

  加速推動海洋信息領域核心技術突破,要加強云計算、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在海洋領域的深度融合,著力推進形成“信息透徹感知、通信泛在隨行、數據充分共享、應用服務智能”的海洋信息化體系。

  10、海洋經濟發展建議

  1)堅持協調發展理念

  一方面協調海陸經濟,擴大海洋經濟,實現陸海協調發展;另一方面協調好海洋產業布局,避免區域之間惡性競爭,引導和推動海洋產業區域間的合理分工與合作。

  2)創新“海洋+互聯網”、“海洋+大數據”等發展模式

  通過推動海洋傳統產業逐步向智能生產、智能銷售等新模式轉變,引導海洋產業技術創新,建設一批產業技術創新平臺和國家級海洋重點實驗室,從而提升高技術水平和產業化能力,打造適應需求、高級的海洋高技術產業體系。

  3)培育支撐海洋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

  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知名度的龍頭企業,加強創新平臺建設,不斷完善人才培養機制,引進國外先進生產技術,逐步實現高端制造領域的關鍵設備、關鍵零部件的國產化。

  二、海洋經濟各行業發展概況

  1、海洋漁業

  海洋漁業是海洋經濟中的傳統產業之一,是海洋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主要包括海洋捕撈和海水養殖,也涵蓋與海洋漁業相關的配套服務如水產品加工、魚苗魚種服務等。2008年-2018年我國海洋漁業年均增長速度為8%,屬于平穩增長型,2018年全國實現增加值4801億元。

  就全世界來看,海洋漁業與內陸漁業產量均相對穩定,海洋漁業年產量在一億噸左右,內陸漁業產量將近6000萬噸,海洋漁業構成漁業產業的主要組成部分。在海洋漁業范圍內,海洋捕撈產量在8000萬噸左右,海水養殖產量略大于2000萬噸,海洋捕撈產量占海洋漁業的80%左右。在利用量上,人類消費量遠遠大于非食用量,人均表現消費量在過去五年間呈增長趨勢。

  而就我國來看,近年來漁業產業結構不斷調整,尤其是遠洋漁業、海水養殖業的發展使海洋漁業保持相對穩定的增長幅度。同時,我國海洋漁業已經進入了以海水養殖為主的階段。過去我國的海洋漁業長期以來一直以海洋捕撈為主,自2007年以來產值結構發生改變,海水養殖產值開始超越海洋捕撈,近五年來海水養殖地位不斷鞏固,2017年海水養殖產值達3307億元。

  關于海洋漁業的未來發展,一方面,要考慮海產品高蛋白、富含維生素和微量元素,營養價值豐富,契合消費者的喜愛。另一方面,隨著全球性漁業資源不斷衰退,海洋漁業未來增產潛力十分有限。

  加快生產結構調整,變粗放型漁業為新型高效漁業是未來海洋漁業發展的主要方向,為此應關注海水健康養殖、遠洋漁業、海洋牧場、休閑漁業等發展模式。

  1、海洋油氣業

  海洋油氣業是指在海洋中勘探、開采、輸送、加工原油和天然氣的生產活動,深海油氣資源開發,對于保障我國能源供給具有重要戰略意義。2008年-2018年我國海洋油氣業年均增長5.4%,但各年間存在較大波動。

  2000年以來,世界海上油氣勘探開發步伐明顯加快,海上油氣新發現超過陸上,儲產量持續增長,海洋已成為全球油氣資源的戰略接替區。特別是隨著海洋油氣勘探新技術的不斷應用和日臻成熟,全球已進入深水油氣開發階段,海洋油氣勘探開發已成為全球石油行業主要投資領域之一。

  海洋油氣業是一個高風險、高投入、高回報的行業,整個過程需產業鏈上各領域服務商相互合作才能獲得最大收益。而石油公司是整個行業的最終需求端,其景氣程度決定了勘探開采服務和海工裝備的需求,對產業鏈的運行至關重要。

  2014年6月以來,國際原油價格跳崖式下跌,石油公司紛紛壓縮投資以應對挑戰。海洋石油工程技術服務、海洋石油工程裝備建造市場量價齊跌,海洋鉆井平臺動用率下降15%以上,平均日費下降40%以上。相應的,我國海洋油氣業產值由2014年的1530億元跌至2015年的939億元,并經歷了2015-2017連續三年的調整期。

  就我國海洋油氣業的發展前景來看,一方面,隨著陸地石油資源的衰退,海洋油氣為未來重要的能源供給來源。尤其是目前中國海洋石油探明程度為12%,海洋天然氣探明程度為11%,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60%。目前全球油氣的40%來自海洋,而我國海洋油氣的產量只占到26%。因此,我國海洋油氣開發仍處于早中期階段,產業潛力較大,是未來我國能源產業發展的戰略重點。且發展海洋油氣業,加大對海洋鉆探開發的投資,對相關產業具有較強的帶動能力。

  另一方面,海洋油氣業屬于典型的高風險、高投入、高回報行業,勘探開發進入壁壘高。而就全球來看,海工核心技術大多掌握在行業領先公司手中,且這些技術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和壟斷性。目前我國政策規劃引導不到位、深海自主勘探開發技術裝備水平落后、重點企業合作開發力度不夠等問題凸顯。

  須完善深海油氣勘探與開發專項扶持政策,加強企業協同攻關和技術集成能力,提高我國深海自主勘探開發技術裝備水平,提升國際合作層次和范疇。

  2、海洋礦業

  海洋礦業包括海濱砂礦資源開發和深海礦產開發兩部分。2008年-2018年海洋礦業年均增長23%,其中2013年、2017年出現較明顯的下降,屬于波動增長型。

  在整個海洋礦產行業中,海濱砂礦開發由于對沿海生態環境破壞較大,管制措施嚴格,加上開采成本難以與陸地礦產競爭,發展前景不容樂觀。深海礦產開發則存在開采周期長、技術要求高、成本較高且難以實現規模化開發的問題。

  轉變粗放型海洋礦產開發方式,有序、合理開采海洋礦產資源,重視深海礦產勘探與開發技術研究,是實現海洋礦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3、海洋鹽業

  海洋鹽業是我國的傳統海洋產業,2008年-2018年年均增速為-4.1%,屬于波動下降型,近三年海洋鹽業產業增加值穩定在40億左右,比十年前下降近三分之一,不足十年間產業峰值的一半。

  海洋鹽業產品主要為食用鹽和工業用鹽,其中工業用鹽占全國鹽需求總量的80%以上。作為生活必需品,食用鹽需求量較為穩定;而工業用鹽受下游產品產能過剩和國家節能減排政策影響,需求量下降,海洋鹽業呈現負增長。此外,由于海洋鹽業自身的行業特點,其進入壁壘較低,目前我國鹽業已經進入了產能過剩、供大于求的階段,產業整體進入成熟期。

  優化海洋鹽業產業結構,加大核心技術和產品開發,建立上下游一體化產業鏈,尋求與化工、海水利用等產業的融合發展是海洋鹽業應重點關注的領域。

  4、海洋交通運輸業

  海洋交通運輸業是我國海洋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2008年-2018年年均增速為2.7%,行業屬于平穩增長型。但近年來受國際政治經濟形勢、貿易環境等影響,增長速度有所放緩,占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下降。

  航運業是典型的周期性行業。航運業發展初期并沒有明顯的周期性和波動性,18世紀開始,航運業隨船舶數量增加、全球運力快速增長,船東話語權逐漸減弱,航運企業間競爭加劇,班輪公司形成不同的班輪公會,航運業逐漸形成明顯的周期性。從總體上看,全球航運周期長度一般集中在5-15年。

  自2003年開始的本輪航運周期,在2008年達到周期波峰,之后開始步入衰退和蕭條期。從2005年開始航運運力供給增速開始高于海運貿易需求增速,此后供需失衡現象逐漸加劇,2005年至2016年間,除了2010年之外其他年份的運力需求增長率曲線均處于運力供給增長率下方。2017年,全球海運需求延續了2016的改善趨勢,當年運力供給增速開始低于貿易需求增速。2018年,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影響,全球貿易增速有所下滑。據Clarksons預測,2019年全球航運業供需狀況未來有望逐步改善,但消化過剩運力仍需要時間。

  從市場供需來看,海洋交通運輸行業主要由干散貨市場、油運市場和集運市場組成,由各自的原有規模、新船交付、舊船拆解及新船訂單角度考慮其變化趨勢。

  分船型來看,未來油船及集裝箱船供需格局有望逐步改善,散貨船供給增速依然高于需求增速。

  2018年油運行業受益大量舊船拆解,行業供給增速出現負增長至-0.3%,而2019年受新船交付影響,供給增速將出現明顯上漲至3.1%,2020年大量老舊船舶將由于耗能高、經濟性低,退出即期市場,市場有效運力將出現大幅下降,供給增速將出現負增長至-0.2%,2018-2020年需求增速分別為1.6%、3.6%、3.8%。

  集裝箱運輸行業在2018年度過了交船高峰期,自2019年起,運力供給增速將出現明顯回落,預計2019年供給增速為3.0%,需求增速為4.6%。

  干散運輸市場運力增速放緩,預計2019年供給增速為2.79%,需求端受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影響,預計2019年干散運輸市場需求增速為2.4%。

  隨著“一帶一路”合作倡議的實施,海洋交通運輸業迎來全新發展契機。完善港口集疏運系統,推進港城一體化建設,努力開辟新的遠洋國際航線,加強海上通道建設,是促進海洋交通運輸業發展的重要途徑。

  5、濱海旅游業

  海旅游業隸屬第三產業范疇,濱海旅游業在海洋經濟中規模最大、增速較快,需求較大且逐年上漲。過去十年中,濱海旅游在實現自身產業規模不斷擴充的同時,已經成為我國海洋經濟的第一大產業,其發展速度快于我國旅游產業整體增長幅度,同時也是海洋經濟內部發展較快的產業之一

  隨著我國居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旅游支出在家庭總支出中所占比重有所提升,濱海旅游業發展前景廣闊。

  濱海旅游涉及旅游、餐飲、娛樂休閑、地產開發等多項產業,對當地特色打造及口碑具有較大影響力,具備較強的產業帶動性。

  但目前我國濱海旅游業的發展仍存在低水平供給過剩與高品質有效供給不足的問題,我國大部分地區處在由休閑游向休閑度假游過渡階段,大部分東部沿海省份開始進入成熟的度假游階段,為濱海旅游未來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礎。需優化供給結構,統籌陸海旅游資源,大力開發游艇、海上運動等特色海上旅游產品,滿足多層次的旅游消費需求。

  6、海洋藥物和生物制品業

  海洋生物資源豐富,尤其是海洋微生物因其生境特殊、遺傳可控、可放大發酵等特性,是創新藥物、生物農藥、保健食品、醫用佐劑及酶制劑等生物制品的優良原料。目前國內外共有20多種海洋來源藥物及中藥復方制劑應用于臨床,60余種候選海洋藥物進入臨床各期研究。

  歐洲、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藥品監管機構已經相繼批準了13個海洋生物藥物上市,含10種小分子、1種多糖及2種蛋白類海洋藥物,主要應用于抗腫瘤、抗病毒、抗菌、鎮痛等。

  近年來,我國海洋生物醫藥業實現了規模上的飛速增長,由2008年的58億元增至2018年的41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21.7%,成為海洋經濟中增長最快的行業之一。

  伴隨著藍色經濟熱潮的興起,山東、廣東、江蘇、福建等沿海各省紛紛加大了對海洋生物醫藥行業的投入,不少藥企也瞄準海洋生物醫藥領域,例如江蘇蘇中藥業、北海國發海洋生物、威海百合生物、天津天士力、浙江海正藥業、深圳市海王生物工程等。

  近年來,我國醫藥工作者在海洋藥物開發方面做了大量創新性的工作,開發出了藻酸雙酯鈉、角鯊烯、甘露醇煙酸酯等,用于抗病毒、治療肝病、心腦血管疾病、以及抗阿爾茨海默病等。自2010年以來,我國海洋生物醫藥專利申請數量與公開數量也有所提升。但從技術層面看,我國海洋生物制藥產業目前多集中在比較粗放型的、技術要求低、處于產業鏈底端的各種原料加工層面。

  海洋生物醫藥業是我國戰略性海洋新興產業的代表,其快速發展得益于政府的大力培育、相關科研機構技術研發的進步和企業較快的生產轉化能力。此外,海洋生物醫藥行業的技術附加價值較高。行業處于生命科學與生物技術發展的前沿陣地,具有附加值高、社會效益好、綠色高效等特點。

  目前我國經濟水平不斷提高,人口數量龐大,對醫藥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同時對醫藥質量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海洋生物具有獨特的營養價值,含有多種生物活性物質,能有效預防和治療心腦血管疾病、促進細胞代謝、抗癌防癌,可以有效緩解對醫藥數量、質量不斷提升的需求,具備較好的發展前景。海洋生物醫藥的發展將對我國醫藥行業產生強大的推動力,同時能有效解決我國目前面臨的部分醫療問題。

  但同時也要考慮到,海洋生物醫藥行業具有研發周期長、產品開發成本高、難以實現規模化生產以及資源層面相對匱乏等特點。

  對于制藥企業來講,海洋生物醫藥不同于已形成非常完備而成熟的生產研發體系的化學藥品,其研發環節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現在國際上藥物研發周期一般為10-15年,而目前上市的海洋藥物的研發周期普遍在20年以上,這意味著企業承擔的風險比原來高數倍。

  海洋藥物的研發面臨著資源層面的難題。許多海洋藥用生物資源相對匱乏難以大量采集,出于生態環境保護的需要,一些海洋動植物如珊瑚等處于禁止采集狀態;同時,一些生產藥源化合物的海洋生物產量低,人工養殖較難實現,這些因素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海洋藥物的研究和開發。

  且現階段而言,海洋生物醫藥實現規模生產難度較大,受工藝技術的限制,海洋生物藥品生產成本居高不下,對行業發展帶來一定的不利影響。

  綜上所述,目前海洋藥用生物資源環境惡化、藥用資源不足、關聯產業集聚度低、產業鏈整合性差,由于發展基數較小,在海洋生產總值中所占比重較低,短期內難以成長為海洋經濟的主導產業。在海洋生物制藥的發展之路上,相對歐美發達國家,我們面臨著更多的問題需要逐步去解決。

  因此,合理開發藥用動物、植物、微生物資源,建立配套完善的產業鏈和規模化的產業集聚,是我國海洋生物醫藥業未來需重點關注的領域。

  7、海洋電力

  海洋電力業利用海洋能進行電力生產活動,包含海上風電、潮汐發電、海洋溫差發電、波浪能發電、海流發電和海水鹽濃度差發電等形式,屬于海洋新興產業,為海洋經濟的發展注入了動力。2008-2018年鑒海洋電力產業規模由8億元增至172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35.9%,為海洋經濟中增速最快的行業。

  改革開放以來,以煤炭為主的能源供應支撐了經濟的高速發展,由此帶來的資源、環境的壓力已接近承受能力的極限,為了避免重蹈發達國家工業化革命時期的覆轍,同時如何為經濟發展提供可持續的能源保障,清潔能源成為重要選項。

  2018年中國清潔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比重合計約22.2%,較2012年提高了7.7個百分點,正向2020年和2030年分別達25%和35%左右的目標調整中。與之對應的,火電在我國發電結構中所占比重由2010年的80.8%降至2018年的70.4%,而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發電分別增至5.2%和2.5%。

  而近年間我國風電產業技術水平顯著提升。風電全產業鏈基本實現國產化,產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多家企業躋身全球前10名。風電設備的技術水平和可靠性不斷提高,基本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在滿足國內市場的同時出口到28個國家和地區。

  隨著風電的迅速發展,我國陸上風電受限于消納問題,出現了較為嚴重的棄風現象。新能源富集地區不同程度地存在跨省、跨區通道能力不足問題,已成為制約新能源消納的剛性約束。而海上風場基本都建設在沿海100-200公里以內,距離負荷中心較近,減少電力傳輸損失,并且在穩定性及發電小時數上具備優勢,適合電負荷中心的需求。海上風電的發展,有望滿足行業發展增量需求,成為風電發展新出路。

  從本質上看,陸上風電是“機組+電網+一般性電力工程”;海上風電則是“風電項目+海洋工程”,海底光纜、海上樁基及海上裝機如吊船、打樁船是海上風電項目重要組成部分。海上風電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借鑒海洋工程的技術,牽扯到海域功能的區分,航道,電纜的鋪設,海上風機的設計、施工和安裝,并網,環保,甚至國防安全等一系列問題。

  由于涉及海洋工程,海上風電項目比陸上風電多了海上樁基及海底光纜,開發投資成本構成不同,海上風電機組價格顯著高于陸上風電機組,價格為其1.5-2倍;同時也有較高的運維成本,行業普遍估計海上風電運維成本在度電成本中的占比25-30%左右,這一比例遠高于陸上風電10-15%的比例。

  綜上所述,海洋電力行業屬于快速增長型,海洋可再生能源蘊藏量豐富、綠色清潔,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政策導向較好且政府相繼出臺鼓勵政策,是國家未來持續重點支持的新能源行業。

  但海洋電力行業中,僅海上風電實現了產業化、潮汐電站進入實用階段,其他海流、海波及溫差發電仍處于實驗研究及探索階段;而海上風電成本高昂,需進一步解決發電成本及維護成本問題,潮汐發電在當前商業化電力中成本最高,需要高額補貼才能維持運行。

  總體來說我國海洋電力產業發展歷史較短,存在多頭管理、項目投資和運營成本高、研發力量分散、政策措施不到位等問題,亟待從優化產業布局,加大海洋波浪能、溫差能、鹽差能等海洋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力度,系統規劃技術開發體系,加強政策扶持等方面實現突破。

  8、海水利用業

  海水利用作為我國重要的海洋新興產業,2008年-2018年海水利用業年復合增長率達7.8%。海水直接利用和海水淡化是海水利用的主要形式。海水直接利用包括直接用海水為冷卻介質、海水沖廁、海水消防、用海水灌溉耐堿農作物等,通常限于臨海城市使用,無深加工難度。而海水淡化對緩解我國水資源短缺的矛盾意義重大,發展前景廣闊。

  目前海水淡化行業存在生產成本過高、企業研發投入不足、政府扶持政策不到位等問題使其面臨大規模產業化瓶頸。

  在海水淡化總成本構成中,電耗成本占比最大,占比44%左右,其次是設備成本,包括濾芯、淡化膜更新和設備折舊攤銷,設備裝置占海水淡化總成本的40%左右,而國產設備比進口設備平均低30%左右,可見海水淡化總體成本下降還存在較大的空間,設備國產化是產業發展的關鍵。從產業鏈角度看,又以急需實現進口替代的膜、高壓泵和能量回收裝置最為核心。

  整體來看,未來海水淡化產業的發展將提速。人口增長和經濟的發展使得對淡水需求量越來越大,而我我國水資源短缺、地表水系日益污染嚴重、現有的地下水開采和遠程調水業受到不同因素的制約,海水淡化已成為解決淡水資源危機的戰略選擇。

  同時,在政策扶持、市場推動及企業創新研發能力不斷提升的大背景下,我國開始對反滲透膜等關鍵設備的進口替代。并且,隨著淡化技術的不斷完善,尤其是未來關鍵設備的國產化,海水淡化成本將大幅降低。

  未來應加大對海水利用業的研發投入,突破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核心技術,并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促進海水利用業向大規模產業化利用邁進。

  9、海洋化工業

  海洋化工業產品廣泛應用于建材、軍工、石油等領域,是海洋高耗能產業。盡管2008年-2018年海洋化工業實現產能快速增長,但受國家節能減排政策影響,近年來增長速度有所放緩。

  海洋化工業指以海鹽、溴素、鉀、鎂及海洋藻類等直接從海水中提取的物質作為原料進行的一次加工產品的生產,包括燒堿、純堿以及其他堿類的生產;還包括以制鹽副產物為原料進行的氯化鉀和硫酸鉀的生產;或溴素加工產品以及碘等其他元素的加工產品的生產。

  在倡導循環經濟的環境下,海洋化工業應改進生產工藝,實現廢水廢渣廢氣綜合利用,減輕環境負擔,同時努力推動生產、深加工等上下游產業鏈一體化,提高資源利用效率。

  10、海洋船舶工業

  船舶是水上運輸和工程作業的主要工具,通常按照船舶所運輸的主要貨物類型將其分為散貨船、油船、普通貨船(主要為集裝箱船)、特種船和非貨運船五大類。在噸位占比方面,散貨船目前噸位占比最高,為40%左右,油船和普通貨船次之。

  在價值占比方面,由于海洋工程輔助船及特種貨船(化學品船和LNG船等)是技術含量高,單體價值大的船種,其價值量占比分別為19.6%和12.5%,遠高于其噸位占比;普通貨船價值量占比17.0%,接近噸位占比16.1%;干散貨船和油船由于技術含量相對較低,其價值量占比遠低于其噸位占比,價值量占比分別為22.2%和14.6%。

  船舶產業鏈包括產業上游的原材料、船舶設計、船舶配套等企業,產業中游負責船舶總裝的造船廠,以及產業下游的航運公司或租賃公司。其中,原材料主要是指鋼材、合金材料以及特殊材料等;船舶設計可分為基礎設計、詳細設計等;船舶配套較為復雜,可分為船舶動力系統、船用電力電氣系統、甲板機械、船用舾裝設備、船用通信導航系統等。

  在船舶制造中,人工成本占全船成本的30%左右,鋼材等原材料占全船成本的25%,而設計管理成本占全船的5%。

  目前我國造船產業鏈代表企業有:在整船制造領域中,代表性企業有中國重工、中國船舶、中船防務等;船用設備領域以瑞特股份為代表企業;船用動力系統領域以中國動力和濰柴重機為代表企業。

  其中,我國船舶總裝制造呈現南北分立的局面,“南船”指的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北船”指的是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兩大集團公司下屬8家船舶行業上市公司,加上外高橋等非上市公司,基本涵蓋了中國船舶總裝制造90%以上的市場份額。

  2018年海洋船舶工業增加值為997億元,行業受全球經濟貿易發展趨勢影響較大,2008年-2018年間增長出現較大波動。

  1985-2007年,國際海運貿易需求旺盛,貿易量保持高速增長,從33.3億噸增長至80.34億噸,年均復合增速為4.08%,刺激了船舶供給的快速增長。2007-2017年,國際海運貿易量增速放緩,從80.34億噸增長至107.02億噸,年均復合增速為2.91%,且2009年貿易量出現負增長。國際海運貿易增速放緩和船隊的加速擴張導致航運市場運力過剩,近年來抑制了造船業的增長,我國造船完工量、新增訂單、手持訂單等指標呈現出下滑趨勢。

  近年來,我國船企利用國際航運市場小幅上漲,新船市場持續活躍的契機,積極開拓市場。2019年上半年,我國出口船舶分別占全國造船完工量、新接訂單量、手持訂單量的92.9%、91.5%和90.8%。

  自2014年以來,我國造船三大指標以載重噸計國際市場份額均超過35%,繼續保持世界領先,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造船完工量、新接訂單量、手持訂單量以載重噸計分別占世界市場份額的37.1%、55.8%和44.9%,造船三大指標均位居第一。其中,造船完工量以2.1個百分點優勢領先韓國,而新接訂單量和手持訂單量均處于絕對優勢。

  2019年,受國際貿易摩擦和地緣政治因素影響,全球經濟增長延續疲弱態勢,船東訂造新船越發謹慎。散貨船、油船和大型集裝箱船新增需求仍然低迷,但豪華郵輪、LNG船和支線集裝箱船新船需求有望繼續保持活躍。預測2019年全球新船成交量為5000-6000萬載重噸;造船完工量在9000萬載重噸左右;年底手持訂單量有望保持在1.8億載重噸水平。預計2019年,我國造船完工量約3600萬載重噸,新接訂單量與上年基本持平,年底手持訂單量維持在8000萬載重噸左右。

  雖然我國已經成為全球船舶制造大國,但是在技術水平和高附加值的高端船型制造、核心船舶配套產業上面臨結構性技術與產能缺失問題,國際競爭力較弱,遠遠落后于韓國與日本。根據克拉克森數據,2018年,中國船企在熱門/高端船型上(大型LNG船、超大型VLGC船、超大型油船等)共接獲訂單20艘、占比約8%,總金額約13億美元,占比不足6%。與此同時,中國船企在散貨船和支線型箱船領域優勢顯著,以2018年新接訂單計算,進入全球前十的新時代造船、外高橋造船、江蘇新揚子品牌船型主要是散貨船、支線型箱船與VLOC船,接單程度貢獻至少達50%。

  我國海洋船舶業目前生產結構以干散貨船為主,隨著LNG等高端生產技術取得重大突破,一方面,海洋船舶業的生產結構將向高利潤端發展延伸,未來海洋船舶業轉型升級的方向是以海洋工程裝備為代表的高端產品。另一方面,軍工行業的發展會刺激船舶行業的需求,需求供給方面的需求變化有望推進我國海洋船舶行業穩健發展。

  11、海洋工程建筑業

  是指用于海洋生產、交通、娛樂、防護等用途的建筑工程。2018年我國海洋工程建筑實現增加值1905億元,2008-2018年間年復合增長率達16.6%,屬于波動增長型。

  2008-2014年間,近年來海洋油氣業、海洋漁業等產業的快速發展,以及沿海港口建設、海底隧道、跨海大橋等基礎設施建設促進了海洋工程裝備需求的快速增長,極大地推動了海洋工程建筑業的發展,海洋工程建筑業規模由2008年的411億元增至2014年的2103億元。但近年來受全球制造產能過剩、我國經濟新常態背景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影響,海洋工程建筑業出現波動性下降。

  海洋工程建筑涉及與資源開發利用相關、與產業發展相關及與基礎設施類海洋工程建筑。其中與資源開發利用包括礦產資源、能源及空間資源開發,包括海洋油氣開發所需的工程平臺設計、建造、安裝、調試,海上風電建設安裝,跨海大橋建設等。與產業相關的海洋工程建筑涉及海洋漁業、海水綜合利用、海洋船臺船塢建設及海底電纜鋪設等領域。基礎設施類海洋工程涉及海底隧道、海港、海洋防護性工程建筑等。

  與單個海洋產業相比,因其涉及領域多,海洋工程建筑業受行業周期性影響相對較小,而受整個宏觀經濟水平的影響較大。而其中產值較大的重點細分領域技術含量高,通常由國企下屬分支機構壟斷市場。

  強化技術優勢,突破跨海橋梁、填海工程等大型工程建筑關鍵性技術,打造全球領先的海洋工程建筑技術體系和施工隊伍是我國海洋工程建筑業轉型升級的突破點。

  三、部分海洋經濟領軍城市發展概況

  1、青島

  2011,山東半島藍色經濟上升為國家戰略,組成青島—濰坊—日照、煙臺—威海、東營—濱州三個城鎮組團,形成“一核、兩級、三帶、三組團”的格局

  至2017年,青島市實現海洋生產總值2909億元,同比增長15.7%,占GDP比重達到26.4%。

  其中西海岸新區定位先進制造業集聚區,集聚了中船重工711所、702所、725所、電子41所等科研機構近200家,其中國家級科研機構24家。2018年,藍色經濟重點建設項目25個,總投資1001億元,總投資704億元的聯想海洋產業運營總部、中船重工海洋裝備研究院等7個項目列入省海洋經濟新舊動能轉化重大項目庫。

  中國藍谷定位以海洋為主要特色的高科技研發及高科技產業集聚區,主要集聚海洋科技成果轉化平臺,目前已引進青島海洋科學與技術試點國家實驗室、“蛟龍”號母港國家深海基地等重大科研平臺22個,新簽約引進各類科技型企業40余個。

  紅島經濟區(高新區)定位以藍色經濟引領轉型升級的自主創新示范區,累計引進建設“國字號”創新平臺16個,中科院聲學所青島分所、長光青島應急技術裝備研發及產業化基地正式啟用,中國海洋大學生物創新園、等高校合作項目落戶建設,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青島分院等揭牌成立。

  2018年7月,青島出臺《大力發展海洋經濟加快建設國際海洋名城行動方案》,確定實施“1045”行動,加快發展海洋交通運輸、海洋船舶與設備制造、海洋生物醫藥等十大海洋產業;全面提升海洋科技創新、海洋特色文化、海洋生態文明、海洋對外開放等四大領域發展水平;實施海洋新動能培育、重點區域率先突破、項目園區企業建設、國家軍民融合創新示范區建設、“放管服”綜合改革等五大支撐保障工程。

  方案提出,爭取到2022年,全市海洋生產總值達到5000億元,占GDP比重超過31%,形成6個產值千億級以上的海洋產業集群。到2028年,基本構建起海洋創新動力強勁、市場主體活力充沛、新興產業不斷壯大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實現海洋大市向海洋強市的戰略性轉變。到2035年,全面建成與世界知名海洋城市媲美,特色鮮明、創新強勁、活力彰顯、文化濃郁、環境優美、全面開放的國際海洋名城。

  2、寧波

  寧波地處我國東南沿海,是個繁華的江南濱海城市,位置得天獨厚,位于中國大陸海岸線中段,東有舟山群島為天然屏障,北瀕杭州灣,管轄海域面積9758平方公里,海岸線總長1562公里,擁有港口區位、海島岸線、海洋生物資源、海洋油氣資源和海洋旅游五大基礎優勢。

  2017年6月,寧波從全國13個申報城市中脫穎而出,成功入圍國家“十三五”第二批海洋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城市。根據總體方案要求,寧波積極推進項目篩選和制度建設工作,確定了22個示范項目。

  據了解,2017年寧波海洋經濟總產值達到4818.74億元,實現海洋經濟增加值1434.28億元,占全市GDP總量的14.44%,其海洋經濟總量在浙江省各地市中居于領先水平。據初步核算,2018年寧波海洋經濟總產值達5250.82億元,實現海洋經濟增加值1530.82億元,海洋經濟已經成為寧波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強勁增長點。

  近年來,寧波不斷培育海洋經濟行業龍頭企業,主要以海洋新材料、海洋生物醫藥、海洋工程裝備為主導。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寧波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提高了其在國內外市場的競爭優勢。

  2018年11月,寧波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成功獲得國家批復。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自然資源部《關于建設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的通知》(發改地區〔2018〕1712號)要求,示范區將立足比較優勢,突出區域特點,發揮引領作用,重點提升海洋科技研發與產業化水平,爭取在創新海洋產業綠色發展模式上形成示范。

  2019年7月,浙江省政府正式批復《浙江寧波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建設總體方案》。根據《總體方案》,寧波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建設總面積149平方公里,將圍繞構筑“一體二灣多島”格局,推動建設海洋工程裝備、海洋智慧科技、海洋旅游(影視休閑)、漁港經濟、海洋旅游(康體養生)、海洋生物醫藥等六大區塊。

  豐富的海洋資源造就了象山百里黃金海岸和千年漁鄉風情。依托海洋優勢,象山的漁業和文旅產業也蓬勃發展。目前,象山正在加快形成以“藍色經濟”為特色的發展模式,不斷優化經濟產業結構,增強發展的活力和動力。

  海洋經濟迅猛崛起的同時,勢必考驗著這個地區的海洋生態。如何在兩者中尋求平衡點,寧波也下了一番苦功。

  近年來,寧波一直致力于保護海洋生態環境,首先在海洋生態資源本底調查的基礎上對全市海洋功能區劃重新修編,把全市劃分成不同類型的海洋基本功能區,確立了一核、兩帶、十區、十島的海洋經濟發展空間格局,確保海洋經濟發展空間與生態環境協調平衡。

  其次,構建嚴格的資源保護長效機制。制定出臺了《寧波市象山港海洋環境與漁業資源保護條例》等,積極開展海域環境污染治理技術研究,為海洋生態環境保護奠定基礎。

  為了推進海洋生態環境修復,寧波統籌推進藍色港灣、國家級美麗海島示范區、海洋生態文明示范區等。通過對海島生態修復,恢復退化的功能,為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在建設“國家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的過程中,寧波將不斷提高陸海統籌和生態環境保護水平,優化海洋經濟發展格局,構建生態型現代海洋產業體系,將寧波建成協調發展的大平臺。

  3、上海

  2018年上海海洋經濟總量持續保持平穩增長,海洋生產總值達到9183億元,占全市GDP的28.1%。海洋已成為上海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戰略資源,成為國民經濟重要組成部分。上海市海洋生產總值從2014年6217億元增長至2018年9183億元,占該市GDP的28.1%,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11.0%,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前列。

  上海海洋產業布局已基本形成“兩核三帶多點”,即臨港海洋產業發展核、長興海洋產業發展核,杭州灣北岸產業帶、長江口南岸產業帶、崇明生態旅游帶,北外灘、陸家嘴航運服務業等多點。其中,臨港、長興兩大海洋產業“發展核”成效顯著;海洋交通運輸和航運服務、海洋船舶和高端裝備制造、海洋旅游業等現代服務業和先進制造業核心優勢明顯,海洋生物醫藥、海洋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新興產業持續培育壯大,海洋產業發展新動能持續迸發。

  上海浦東新區于2017年6月獲批海洋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城市,臨港地區作為主要承載區,目前已成為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高地,引領帶動了深遠海高端裝備、海洋生物藥物等領域的創新突破和集聚孵化。2年來,臨港示范城市創建按照既定目標穩步邁進。其中,上海雄程海洋工程公司推進的海上大型打樁系統技術,邁向了世界舞臺,獲取了克羅地亞佩列莎茨跨海大橋打樁項目,成為該領域民營企業的佼佼者;上海彩虹魚海洋科技股份公司推進的全海深載人潛水器研制項目,在馬里亞納海溝成功完成兩臺“彩虹魚”第二代著陸器的萬米級海試,深度分別為10918米和10899米;上海思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的海藻生物膠產業化和產業鏈重構,已經在醫藥、日化、乳品等細分累計推出近10個新品批量。

  2018年12月,上海崇明區長興島獲批建設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探索海工裝備產業發展模式和海洋產業投融資體制創新。為此,長興島提出了5項重點任務:一是積極服務以軍工第一造船基地為代表的先進海洋裝備制造區建設;二是積極服務以先進船舶海洋工程與港口機械裝備制造為方向的創新示范工作;三是推動以海洋產業與航天技術為重點的科創基地建設;四是推動以漁業供應鏈金融體系為特色的橫沙漁港綜合營運服務發展模式建設;五是促進以工業旅游和全島旅游資源整合為內涵的海洋文化旅游圈建設。

  根據《全國海洋經濟發展“十三五”規劃》,將推進上海和深圳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按照國家總體目標,《上海市海洋“十三五”規劃》明確,到2020年,海洋生產總值將占地區生產總值的30%左右,形成以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海洋服務業為主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

  下一步,上海將圍繞“十三五”規劃目標,積極推進長三角海洋經濟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探索創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深化浦東新區和崇明區長興島兩個國家級海洋經濟示范區建設,不斷促進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

  4、深圳

  深圳有涉海企業7300多家,約占全省的24%,成為深圳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2018年深圳海洋生產總值約2327億元,同比增長4.63%,海洋經濟生產總值占全市GDP的9.6%,遠洋漁業發展全省領先。與深圳四大支柱產業及高新技術、金融業、物流業、文化和相關產業相比,海洋經濟規模已躋身第四位,比肩物流業,支柱地位凸顯,海洋經濟已被列為深圳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之一。

  在海洋高端裝備領域,深圳擁有以中集集團、招商局重工、友聯船廠、深圳市匯川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等為代表的海洋船舶工業和海洋工程裝備制造企業160余家。招商局重工建造的“天鯨號”挖泥船,在島礁建設中被稱為“造島神器”;MT系列多用途包和潛水支持船,標志著中國深水工程作業能力躋身世界最先進水平陣容。友聯船廠成為國內首家LNG修理船廠,連續多件位居中國各單體船廠領先地位,逐步鞏固了修船龍頭的企業地位。中集集團和招商局重工將整合雙方的海工板塊組建“中國海工”集團,打造全球海工裝備標桿。

  深圳規模龐大的高新技術產業體系,電子信息和生物等產業優勢,也快速延伸嫁接到海洋電子信息產業領域,深圳電子信息產業產值占全國電子信息產業總值近1/6。中興通訊、研祥智能、海能達通信、行健自動化等大型電子信息龍頭企業已進軍海洋通訊、船舶導航等海洋領域,海洋智能裝備產業集群加快聚集形成。由中海油與武漢大學強強聯手的中海北斗,全球首次實現海域陸域精準定位誤差縮小至10厘米以內。

  在海洋油氣領域,深圳具備大規模制造海上鉆井平臺的能力,覆蓋產業鏈設計研發、總裝、建造和應用等上中下游環節,涌現出一大批技術先進、成長潛力較大的涉海企業。其中,中集集團擁有國內外海工專利400余件,其設計建造的“藍鯨一號”超深水鉆井平臺代表了全球最高水平,承擔我國首次海域可燃冰試采重任;下屬企業中集海工已交付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占國內市場80%。招商局重工自升式鉆井平臺手持訂單全國第一,CJ系列自升式鉆井平臺占有率世界第一。

  2018年12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出臺《關于勇當海洋強國尖兵加快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決定》。確定了海洋經濟發展“三步走戰略”:到2020年,海洋經濟實現高質量增長,科技創新能力顯著提升,生態環境穩步改善,海洋綜合管理水平國內領先,海洋國際競爭力明顯增強,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設奠定堅實基礎。到2035年,重點提升在亞太地區海洋領域的影響力,基本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到本世紀中葉,實現海洋發展達到全球一流水平,全面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成為彰顯海洋綜合實力和全球影響力的先鋒。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對深圳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作出重大部署。2019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指出,支持深圳加快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深圳推出了向海圖強的“十二個一”工程:按程序組建海洋大學,建設國家深海科考中心,探索設立國際海洋開發銀行,成立海洋科學研究院,打造全球海洋高端智庫,建設國際金槍魚交易中心,組建海工龍頭企業集團,壯大海洋新興產業發展基金,加快建設海洋新城,探索設立深圳海事法院,規劃建設深圳海洋博物館和海洋科技館,辦好中國海洋經濟博覽會。

  深圳還將研究起草《深圳市海洋發展規劃》,從產業發展、科技創新、文化生態、防災減災、綜合管理、國際合作等方面提出清晰的發展目標、評價體系、空間布局、管控要點和重點舉措,為深圳海洋的全面發展提供精準方向和堅強支撐。

  四、海洋經濟與海洋產業規劃總體思路

  前瞻產業研究院認為,海洋經濟產業園區規劃主要圍繞以下幾個核心需求展開:

  1、總體定位

  全面分析內外部發展環境,綜合考慮區域發展海洋經濟與海洋產業的優勢、劣勢、機遇與挑戰,并充分借鑒日本、新加坡、青島、深圳等海洋經濟發達地區的先進經驗,明確海洋經濟的產業體系、產業鏈環節等,并制定目標考核體系。

  2、海洋經濟細分產業規劃

  對海洋經濟細分產業進行重點深入研究,明確細分產業發展方向、產業鏈環節、技術研發方向及發展舉措。

  3、海洋產業發展路徑

  按近期、中期、遠期的方式分階段推進工作,明確各階段的發展目標、產業發展重心、政府的重點任務等,最終實現產業發展的總體目標。

  4、海洋產業發展策略

  制定海洋產業發展的工作思路,未來可以從傳統海洋產業轉型升級、向新興海洋產業發展延伸、完善產業鏈環節形成集群效應、提升以物流/金融為代表的海洋服務業、打造特色海洋文化形成品牌效應等方面尋求突破。

  5、空間布局建議

  按照產業功能與產城融合的要求來合理布局各類海洋產業項目,實現近期與遠期相結合,使得土地價值得到有效利用。

  6、保障措施建議

  政府通過提供人才、技術、資金、組織管理等方面的配套服務來保障海洋產業的發展。

  7、招商引資建議

  圍繞重點項目進行招商引資來實現規劃的落地,真正做到“筑巢引鳳”。

  五、前瞻海洋經濟與海洋產業規劃相關案例

  【中韓(鹽城)產業園臨港產業配套區發展規劃項目】

  中韓(鹽城)產業園臨港產業配套區位于大豐港經濟開發區,總占地面積8平方公里。為全力推動實施方案盡快落地實施,進一步優化空間布局、深化產城融合,高水平推進中韓(鹽城)產業園臨港產業配套區的建設發展,充分發揮園區在中韓區域協作方面的示范輻射作用,大豐港經濟開發區特委托前瞻產業研究院編制《中韓(鹽城)產業園臨港產業配套區綜合發展規劃》。

  前瞻產業研究院鹽城項目組對大豐港經濟開發區園區管委會、園區重點企業、江蘇海洋產業研究院等進行了扎實詳細的調研訪談工作,結合桌面研究的成果,項目組提出中韓(鹽城)產業園臨港產業配套區將以打造“中國中部沿海海洋經濟中韓合作新高地”為總體定位,以長三角北翼現代物流區域性樞紐港、中韓(鹽城)產業園配套物流中心、海濱康養文旅目的地、中國海洋產業特色發展聚集區四大功能定位作為支撐,發展臨港配套物流業、海洋產業、文旅康養,并以海洋生命大健康科技產業新城作為核心區,延伸發展新能源汽車、海水淡化裝備、海上風電裝備等高端裝備制造。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白小姐透特 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