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歷史文化

紀念黃海海戰125周年,緬懷英雄艦長林永升

2019-09-21 09:29:25 來源: 中國網 作者:
摘要:9月17日,是黃海海戰125周年紀念日。黃海海戰是中國海軍史上規模最大的抗擊外國侵略軍的海上大決戰,無數英烈為守衛國門血灑戰場,書寫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歷史。

  原標題:紀念黃海海戰125周年祭奠917,緬懷英雄艦長林永升

  9月17日,是黃海海戰125周年紀念日。黃海海戰是中國海軍史上規模最大的抗擊外國侵略軍的海上大決戰,無數英烈為守衛國門血灑戰場,書寫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歷史。為了祭奠917,緬懷英雄艦長林永升,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原航海系主任、教授、國內知名海洋學者和軍事評論員陸儒德發來稿件,在黃海海戰125周年之際,讓我們一起回顧黃海戰場往事。

  一、水下考古新發現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2018年3月29日,遼寧省“經遠”艦水下考古調查項目入選2018年十大考古新發現。對該項目評價為:“經遠”是繼“致遠”艦之后,我國水下考古工作獲得的又一重大成果。它的發現為研究中國近代史、海軍發展史和世界海戰史等提供了彌足珍貴的實物資料。

  這一消息經CCTV和各種媒體廣泛報道后,將國民視線引向了大連市莊河海域,聚焦在“經遠”號沉艦及其艦長林永升,推進了“甲午戰爭”研究,豐富甲午戰爭文化,宣揚抗敵英雄人物,激勵民族愛國情操。

  歷史上的“甲午海戰”經歷了豐島、黃海、威海3場海戰。其實,只有黃海海戰是一場真正意義的海戰,它是世界海軍由木質風帆時代進展到鋼鐵蒸汽機時代的第一次大規模海戰,成為世界海軍史必須研究的經典戰例。黃海海戰是中日兩國的國家戰略、綜合國力和民族意志的博弈,是中國海軍史上規模最大的抗擊外國侵略軍的海上大決戰,戰爭勝敗將決定中日兩國的發展方向和前途命運。

  今天,黃海海戰125年紀念日,大家仍然關心“經遠”艦,研究“經遠”艦遺物出水的歷史價值,對當今學習英雄人物、弘揚民族精神具有現實意義。

  二、黃海海戰的歷史回顧

  (一)黃海海戰歷史背景

  清朝政府檢討屢遭法國、日本等國的入侵教訓,感受到“數千年未有之變局”和“數千年未有之強敵”,決心“大治水師”,將“精練海軍作為第一要務”。朝廷始建海軍衙門統率全國海軍,花費巨資從國外購買先進軍艦,學習西方改革海軍教育,建成了稱雄亞洲、居世界前列的北洋艦隊,擁有了當時世界先進水平、7000噸級的“定遠”“鎮遠”號鐵甲艦和2000-3000噸級的巡洋建“經遠”“來遠”“致遠”“靖遠”“濟遠”號等巡洋艦,艦隊“威如虎豹”,一度威懾日本,維護了海洋和平,推遲了日本侵略中國的時間。

  日本明治天皇推行維新運動,邁上了軍國主義道路,發表詔書:“拓萬里之波濤,布國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富士山)之安”的侵略擴張戰略。日本大力發展近代海軍,制訂了侵略朝鮮、中國的“大陸政策”,策動了中日“甲午海戰”。日本推行擴張政策的最大威脅是清朝的北洋艦隊,專門制定了“聚殲清軍艦隊于黃海”的作戰計劃,將擊沉中國“定遠”、“鎭遠”兩艘鐵甲艦作為甲午海戰的首要目標。

  事實上,日本面對北洋艦隊并沒有十足的勝算。日本大本營與海軍軍令部長樺山資紀制定了《作戰基本方針》,列出上、中、下三策。其中,上策:海戰勝利,奪得制海權,立即輸送陸軍在渤海登陸,進攻遼東、山東、北京;中策:未能奪取制海權,中國海軍不能控制日本近海。陸軍只占領朝鮮,扶植朝鮮獨立。下策:海戰失敗,陸軍退守日本,防止中國軍隊來襲,拒敵于國門之外。可見,日本把戰爭賭注押在打敗北洋艦隊上。

  甲午海戰是中日兩國的國家戰略、綜合國力和民族意志的綜合博弈,戰爭勝敗決定了中日兩個國家的命運和發展道路。

  (二)北洋艦隊英勇抗敵

  歷史上的“甲午海戰”,包括豐島、黃海、威海3場海戰。其實,只有黃海海戰是一場真正意義的海戰,它是世界海軍由木質風帆時代進展到鋼鐵蒸汽機時代的第一次大規模海戰,成為世界海軍史必須研究的經典戰例,對世界海軍建造、戰術運用等方面產生重大影響。

  事實表明,在甲午戰爭前夕,沒落的封建王朝喪志無謀,對日本“聚殲清軍艦隊于黃海”的戰爭威脅茫然莫辨,盲目寄托于國際調停和敵人的“仁慈”、“守信”上。朝廷認為“海上交鋒,恐非勝算”,一味采取消極的“避戰保船”防御方針,并無制訂同日本決戰黃海的作戰部署,甚至連作戰用的彈藥尚大量堆放在陸地的彈藥庫里。李鴻章明令北洋水師:“日雖竭力預備戰守,我不先與開戰,彼諒不動手,此萬國公例。”他命令北洋水師“不得妄啟釁端”,將戰爭的主動權拱手讓給了日本侵略者。

  1894年9月,日本艦隊準確獲取了北洋水師包括“定遠、“鎮遠”在內的主力編隊將從大東溝完成護航任務返回大連的情報,聯合艦隊司令伊東祐亨下達了作戰命令,把艦隊設伏在海洋島西側海域,等待時機實施襲擊,以實現“聚殲清軍艦隊”的戰役目的。

  17日早晨,水師提督丁汝昌率領“定遠”“鎮遠”號鐵甲艦和“來遠”“經遠”“致遠”“靖遠”、“濟遠”“超勇”“揚威”“廣甲”號等10艘戰艦的主力編隊,在順利完成護送陸軍登陸朝鮮任務后,在大鹿島以南海域進行海上操練,準備返回旅順港,突然遭遇日本艦隊的偷襲。北洋水師,被動迎戰,英勇抗敵,可圈可點,值得國人稱贊。

  17日10時,“鎮遠”艦的瞭望哨發現日本12艘軍艦組成主力編隊從海洋島方向以單縱隊戰斗隊形迎面駛來。北洋艦隊突然遇到敵人來襲,毫不懼戰。丁汝昌隨即發出戰斗警報,率領艦隊勇敢迎戰敵人,水師官兵斗志高昂、摩拳擦掌誓死抗敵。旗艦“定遠”號沖鋒在前,率先用305毫米巨炮攻擊敵艦,拉開了海戰的序幕。

  水師編隊充分利用“定遠”“鎮遠”艦噸位大、裝甲厚、大口徑炮多的優勢,瞄準敵人主力艦打,先后擊中“松島”“橋立”艦的320毫米主炮、“嚴島”艦的右舷,擊中“比睿”艦燃起大火,迫使其掛起“本艦火災,退出戰列”。雖然“定遠”、“鎮遠”遭受敵艦拼命圍攻,被命中炮彈千余發、烈火屢屢燃起,但始終沖鋒陷陣,英勇作戰,成為“打不沉、燒不毀”的鐵甲巨艦,嚴重挫傷了敵人銳氣,極大鼓舞了我軍斗志。

  敵艦憑借機動性能好、火炮射速高的優勢,擊沉了清軍“致遠”“經遠”“超勇”“楊威”4艘巡洋艦,4名艦長壯烈殉國。但在我軍頑強抗擊下,重創了敵艦,迫使敵海軍軍令部長樺山資紀中將的座艦“西京丸”號掛出“我舵故障”的信號,同傷重的“赤誠”艦、“比睿”艦先后撤離了戰場。“定遠”“鎮遠”密切配合,集中攻擊敵旗艦“松島”號,擊中甲板上彈藥,引發激烈爆炸,當場死傷近百人,設備嚴重損毀,失去了指揮能力,迫使其掛起了“不管旗”,命令各艦自由行動。由于戰場上臨陣更換旗艦,導致指揮混亂,戰斗力大減。

  激烈的海戰持續了5個多小時,水師“愈戰愈勇,始終不懈”。日艦隊司令斷定,已經無法擊沉水師的戰列艦、實現其“聚殲清軍”的戰略目標,便下令停止作戰行動,率領艦隊向東先行南撤離戰場。北洋艦隊的“定遠”、“鎮遠”率先,帶領“來遠”、“靖遠”等4艘軍艦,冒著未盡的硝煙奮力追擊日艦十余海里,演繹了氣貫長虹的一幕。最后,北洋水師6艘艦艇,對空鳴炮、汽笛長鳴,告別血與火的戰場轉向西南駛回旅順母航。

  (三)黃海海戰的結局與影響

  黃海海戰結果:北洋水師的“致遠”“經遠”“揚威”“超勇”4艦沉歿,其余各艦均有較大損傷,水師戰斗力遭受重創。但水師重創了日本聯合艦隊的旗艦“松島”號和軍令部長的座艦“西京丸”號以及“吉野”、“比睿”、“赤誠”等5艦軍艦,并迫“西京丸”號退離戰場、“松島”號放棄指揮權,彰顯水師官兵英勇頑強,打出了氣勢,打出了戰果。

11.png

  黃海海戰中犧牲的英雄艦長

  北洋艦隊英勇迎戰日本艦隊襲擊,粉碎了日軍“聚殲清軍于黃海”的戰略企圖,保全了“定遠”、“鎮遠”兩艘主力艦,海戰是在我軍追擊中結束。所以,客觀地說:在黃海“中日雙方打了一場難分勝負的海戰。”

  據《清日戰爭》統計資料:中日軍艦發炮命中率,清艦為20%,日艦為12%。平均中彈傷亡數比較,日艦為每彈傷亡2.08人,清艦每彈傷亡1.11人。顯然,北洋水師的火炮命中率高于日軍,但發射炮彈的數量和殺傷率遠低于日艦。

  英國人勃蘭德在《李鴻章傳》中寫道:“如果這些大炮有適量的彈藥及時供應,鴨綠江之役很有可能中國方面獲勝,因為丁汝昌提督是有斗志的人,而他的水手們也都極有骨氣”。如果北洋水師充分備戰,具有充足、優質的作戰彈藥,北洋水師有可能在黃海海戰中獲勝,那就會改寫歷史。無疑,清廷的腐敗和消極備戰,在戰場上彈藥不良和供應不足,阻礙了水師戰斗力的發揮,甚至影響到戰爭的結果。

  在甲午戰爭中,日本戰勝,獲得巨額資金,激勵侵略斗志,將日本推向了侵略擴張的不歸路。中國戰敗,割地賠款,淪落為半殖民地境地。甲午戰爭是國殤之史,也促國人睡夢蘇醒。梁啟超在《戊戌政變記》中指出:“我國四千余年之大夢蘇醒,實始于甲午戰敗、割讓臺灣、賠償兩百兆之后也”。中國從甲午戰敗中涅磐重生,“興海軍,振中華”激激蕩著中華民族,從反思中尋得正確,撥開陰霾重見光明。

  三、“經遠”出水遺物的重要價值

  “經遠”艦是清朝政府為增強水師戰斗力,花費巨額資金專從德國引進的當時先進的鐵甲巡洋艦,噸位2900噸,航速15.5節,主要武器有210毫米和150毫米炮塔炮各2門和魚雷發射管4個。于1887年7月,受朝廷派遣,由鄧世昌、林永升等4名艦長赴英國、德國分別接回“致遠”、“經遠”等4艘軍艦,誠為北洋水師巡海利器。李鴻章奏報:“該四艦精堅迅利,與‘定遠’、‘鎮遠’等鐵甲艦相輔而行,可為海洋稍壯聲勢。”

  22.png

  英雄戰艦“經遠”號巡洋艦

  “經遠”艦戰沉黃海,清朝政府稱贊艦長林永升在海戰中“臨陣之勇,奮不顧身”“爭先猛進,死事最烈”,將他與鄧世昌一樣給予了最高褒獎,照提督(海軍將軍)例從優議恤,并追贈太子少保(正二品官銜)。“經遠”艦在戰場上究竟表現如何,習總書記最近指出:“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去年水下考古出水的“經遠”艦遺物,破解了是史學界一直爭論的一些謎團,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將激發我們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堅定全體人民振興中華、實現中國夢的信心和決心。

  (一)辯正黃海海戰的主戰場

  國際上往往用海戰發生地域來冠名海戰名稱,如“中途島海戰”“沖繩戰役”等。對于1894年中日兩國在黃海上發生的海戰,國內外史料大多稱為“大東溝海戰”、“鴨綠江之戰”,這是一個流傳久遠的誤稱。

  據1898年英國出版的《在龍旗下――甲午戰爭親厲記》披露:“第一批到達英國有關這次戰事的報告,將其誤稱為鴨綠江之戰,斷言這次戰斗發生在鴨綠江口外。”這一早期說法被媒體和清朝官方文件沿用,說明“大東溝海戰”是歷史上一個“外轉內銷”的舶來名字。但這個誤稱卻被我國一些學者長期引用,認為黃海海戰發生在大東溝海域,斷定黑島附近的沉船不可能是“經遠”艦,導致黃海海戰主戰場地址不確定的長期爭議。

  歷史表明,黃海海戰是日軍艦隊在海洋島設伏,以偷擊從大鹿島海域返航的北洋艦隊,兩軍艦隊相向而行至大鹿島和海洋島之間海域發生激戰。德國出版的《世界海戰簡史》中繪制的“鴨綠江戰役”海戰簡圖、日本《近世帝國海軍史要》繪制的“黃海海戰圖”等,都將海戰區域明顯畫在遠離鴨綠江口的大鹿島和海洋島之間。

33.png

  黃海海戰概況圖(陸儒德繪制)

  2018年水下遺物作證,“經遠”號巡洋艦的殘骸遺留在莊河市黑島的老人石以南約500米處海域處,距離大東溝海域約有30海里,文物佐證平息了關于黃海海戰發生地的長期爭論。所以,現在應該棄用“大東溝海戰”的傳統稱呼,通稱已經慣用的“黃海海戰”為宜。根據國內外資料圖及“經遠”艦沉沒地點繪制的黃海海戰概況圖,比較客觀、準確地反映了黃海海戰的作戰海域和戰爭概況。

44.png

  出土文物“經遠”艦銘牌

  (二)還原黃海海戰的壯烈場景

  2018年甲午海戰遺跡水下考古證實:“經遠”艦體倒扣在老人石附近海底的淤泥中,左舷曾遭受過密集炮火攻擊的痕跡。這可以還原“經遠”艦是在很近距離內遭受敵人快速火炮射擊,由于左舷中彈甚多,艦體大量進水,穩性急劇變壞,艦體迅速翻沉,證實了水師官兵在軍艦面臨著傾覆的險境中堅持作戰,打擊敵人。

55.png

  “經遠”殘骸倒扣在海底

  找到了“一件全是燒痕、幾乎炭化的掛遮陽棚天幕桿。”這是木質物件在燃燒高溫狀態下突然浸水而炭化的結果,佐證了“經遠”艦官兵是在艦體熊熊燃燒狀態下堅持作戰,直至沉沒。

66.png

  “經遠”艦炭化了的天幕桿殘段

  發現“74顆步槍子彈和彈殼”,不少是射出彈丸留下的彈殼。進一步證明雙方距離已經接近到步槍射程之內,這是一場短兵相接的海上“肉搏戰”,水師勇士在沉艦的瞬間動用一切手段消滅敵人。

77.png

  打撈出水的“經遠”艦的子彈

  由此,可以還原“經遠”艦最后與敵人血戰到底的壯烈場景。“經遠”艦官兵是在軍艦烈火燃燒、艙室進水、火炮不能射擊,艦體即將傾覆的險境中,他們瞪著充滿怒火的血紅眼睛,端起步槍扣動扳機,將子彈射向敵人。小子彈彰顯悲壯的黃海大海戰,折射水師官兵前赴后繼,從容赴難,不惜犧牲,血灑疆場的戰斗精神,淋漓盡致地表達了水師官兵的愛國情操和英雄氣概。水師官兵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演繹著中國海軍的英雄浩氣,這是中華民族不朽的傳統和無價的財富,為反侵略戰爭史上譜寫了光彩奪目的一頁。

  清代愛國詩人黃遵憲為悼念甲午英烈,寫下了著名詩句:“金戈鐵馬英靈在,倘借神力旋乾坤”,烈士的“英靈”是最珍貴的精神財富,“神力”是不可戰勝的愛國力量。

  四、林永升是近代海軍的杰出將領

  (一)近代海軍的杰出典型

  林永升正好趕上清朝洋務運動,實施“大治水師”和海軍教育的轉型時期。他同劉步蟾、嚴復、鄧世昌、林泰曾、薩鎮冰、黃建勛、詹天佑等是福州船政學堂第一期畢業生,在學堂全面接受西方海軍教育,由洋人施教、用西方教材,英語水平很強。他參加了第一次登艦遠航實習,經受海上風濤歷練,素質良好,知識全面,是中國第一代接受全面航海訓練的杰出人才。

  他是中國派往英國海軍名校深造的第一批留學生,黃海海戰中的劉步蟾、林永升、林泰曾、葉祖珪、方伯謙、黃建勛等6位艦長曽在英國格林尼治海軍學院深造。林永升憑借過硬的英文功底,通過了皇家學院的考試,成績屢列優等,同學中威望甚高。

  他在留學期間,曽派往英國海軍裝甲戰列艦“馬那多”號遠洋航海實習,隨艦游歷地中海、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學習航海和海軍戰術知識,達到“于行軍布陣及一切戰守之法,無不諳練”。留學監督對他的評語是“勤敏穎悟,歷練甚精”“堪任管駕官之任”。他是中國第一批經歷大洋航行鍛煉的海軍指揮員。

  在1887年受朝廷派遣,他同鄧世昌、葉祖珪、邱寶仁等4人赴英國、德國接回4艘巡洋艦,林永升接收了當時世界先進的“經遠”號巡洋艦,升任游擊(海軍中校)、管帶“經遠”艦。他以帶艦橫渡大洋歸國有功,朝廷賞加“御勇巴圖魯”勇號。

  林永升的海軍生涯,集清朝“大治水師”各項改革于一身,是中國建設近代海軍的佼佼者和踐行者,他的一生濃縮著近代海軍建設的興衰史。

  (二)抗敵殉國的民族英雄

  林永升在清朝海軍服役27年,曾留學西方海軍名校,經歷大洋風濤考驗,閱歷世界文化,具有國際視野,立志捍衛國家主權,血戰疆場報效國家。他從德國接回“經遠”艦,擔任該艦艦長7個年頭。在他帶領、熏陶下砥礪奮進,將“經遠”艦培養成了一個英雄集體,在黃海海戰的各個環節,林永升表現英勇善戰,是一名杰出的海軍指揮員。

88.png

  大連英雄公園里林永升浮雕(陸儒德攝)

  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林永升立即備戰,“督勵士卒,朝夕操練,講求職守之術;以大義曉諭部下員弁、士兵,聞者咸為感動”。率領“經遠”艦充分做好戰前動員,激勵全艦官兵誓死迎戰。

  開戰前,林永升命令“盡去船艙木梯,將龍旗懸于桅頂,以示誓死奮勇督戰。”表達了“艦沉與沉,艦亡與亡”,與敵人血戰到底的堅定決心。

  在海戰進行中,“經遠”艦遭受敵艦4艘圍攻,艙面前后甲板燃起烈火,艦體嚴重傾側。林永升臨危不懼,沉著指揮,“發炮以攻敵,激水以救火,井井有條。”一面指揮損害管制,撲滅大火,一面指揮從容發炮,奮勇殺敵,持續炮戰近兩小時,直至艦沉殉國。

  在激戰中,林永升發現有的日艦被我“定遠”艦305毫米主炮擊傷,燃起大火,航速遲緩滯后編隊。他不顧自身安危,便下令“鼓輪追之,欲擊使沉或擒之同返”,操縱軍艦奮勇追擊敵艦,并組織了登船隊準備接舷跳幫俘敵,表達的壓倒敵人的英雄浩氣,震憾天地。

  但“經遠”艦遭受日軍戰斗力最強的日軍第一游擊隊的“吉野”、“秋津洲”、“高千穗”、“浪速”4艘軍艦圍攻,處于“船群甫離,火勢陡發”、艦體多處中彈的險境中奮力抗敵,用炮火重創敵艦。但在“以一敵四”的困境中,“猝為日艦所環攻,船身碎裂”,艦長林永升在指揮追擊敵艦過程中“中彈破腦陣亡”,大副陳榮扶下艦長,接過指揮殺敵,不幸中彈殉國;二副陳京瑩沖上艦橋繼續指揮直至犧牲,最后是三副李在漢同樣陣亡在指揮崗位上。在短短一個小時里,“經遠”艦的指揮員前赴后繼,犧牲殆盡,戰斗慘烈情景為世界海軍史所罕見。

  “經遠”艦官兵在痛失指揮員情況下,臨危不懼,繼續浴血奮戰,直至同艦一起翻沉,184名官兵壯烈犧牲,呈現水師官兵在戰斗中前赴后繼的不屈戰斗精神和愛國情懷。一艘軍艦、一位艦長,濃縮著中國近代海軍的崛起與衰亡,折射著中國人民英勇不屈的民族精神。這是中華民族不朽的傳統和無價的財富,為反侵略戰爭史上譜寫著光彩奪目的一頁。

  五、緬懷甲午英烈,弘揚愛國精神

  125年之前,北洋水師是從大灣啟航,軍艦的艦錨上帶著大連灣的鄉土出征,“致遠”、“經遠”等戰艦再也沒有回來,“定遠”、“鎮遠”等軍艦在硝煙中載著烈士的遺體返回旅順軍港,大連人民對甲午海戰有著切身體會和深厚感情。

  當年,大連市黑島海邊民眾和海上漁民,目睹了海戰的全過程,耳聞隆隆炮聲,硝煙中隱約可見艦船追逐的情景,重要的是在老人石(蝦老石)海域救起了16位幸存的“經遠”艦官兵,聆聽他們講述海戰的真切場景,大連人民知道了“經遠”艦及其英雄艦長林永升,莊河人民以萬分敬崇和感恩的情感,特建立廟宇膜拜,碑上刻著“供奉林仲卿大人之位”(仲卿系林永升的字),漁民把林永升當做海上“守護神”,并在大連市“英雄公園”的英烈墻上鐫刻有林永升在戰場上栩栩如生的浮雕。

99.png

  16位“經遠”官兵在老人石海域獲救

  值得指出,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出版的《莊河縣志》中,收錄有“鎮海侯林公祭文”,這是迄今全國唯有在地方志中對林永升英雄業跡的記載,表明黃海海戰對莊河地區的親密影響,林永升愛國愛民的崇高精神,深深地感動了黑島人民,傳頌不泯。

  盡管此文主要源于民間口傳,語音難辨,存在著一些謬誤,但從事實鑒證,好多描述是符合戰場實際情況的,如:

  “清海軍軍艦……其一為林鐘(仲)卿所統率,是時艦在蝦老石(老人石)東八里許(約2海里),士卒皆請林就岸,林不肯,躬親彈丸以戰”。肯定了林永升統率“經遠”艦,在距離老人石約2海里處同日艦浴血奮戰。當甲板燃起熊熊大火、艦體嚴重頃側險境中,官兵請求駕艦搶灘自救時,林艦長斷然拒絕,繼續指揮發炮擊敵,以“振我兵威,激我壯士,以身先之,思雪國恥。”,

  “甲午之役我靖(經)遠艦被日軍擊沉于蝦老石之東”。這段描寫大體上確定了沉艦位置在老人石附近。

  而“嗚呼!偉哉我侯,名震全球;哀哉我侯,命喪洪流;卓哉我侯,名著千秋。”雖然經查證朝廷并無為林永升封侯之說,但這段文字對林永升將軍高度贊譽,符合黃海海戰實戰情況和莊河人民對林永升的由衷敬佩和深厚情感。應該說《《莊河縣志》具有豐富甲午文化的歷史價值。

0100.png

  《莊河縣志》

  在1994年中日甲午海戰一百周年之際,在林永升殉國海域附近的莊河黑島最高處鰲頭山上,修筑了一座莊嚴的愛國將領林永升全身塑像,由大連市委書記曹伯純提名“林永升”,確定為遼寧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在全國是獨一無二的林永升大型紀念雕像,以世代銘記他以及“經遠”艦的光輝業績,也豐富了甲午戰爭文化。現在,到這里瞻仰的海軍軍人,都會莊嚴肅穆地向甲午英烈、海軍楷模舉手敬禮。

101.png

  向甲午英烈林永升將軍致敬(薛新會攝影)

102.png

  大連市莊河人民傳頌林永升英雄業績(薛新會攝影)

  黃海海戰后,中國水師遵守朝廷“避戰保船”策略,消極退守至威海灣內。日本入侵山東半島,用海陸軍合圍威海衛,清軍陸上守軍潰敗而逃,陸地炮臺全部被日軍占領,北洋艦隊落個腹背受敵。北洋艦隊在敵軍海陸夾擊下已無回天之力,北洋艦隊終被戰敗,水師將領堅決拒絕日軍誘降,先后自殺悲壯殉國。“甲午是書之國史,實為中國萬世之羞”,敦促國民“四千余年之大夢蘇醒”,中華民族從反思中尋得正確,于戰敗屈辱中涅磐重生,激蕩民族奮起振興中華。

  回首我國近代史,中華民族遭受的苦難之重、付出的犧牲之大,在世界歷史上是罕見的。面對厄運和苦難,中國人民沒有屈服,奮起抗爭,前仆后繼,終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找到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正確道路,掌握了自己的命運。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白小姐透特 彩图